Alumni Relations

来稿选登

栏目导航 

【湖畔随笔】恒永湖

2019年10月22日 14:37  点击:[]

恒永湖

   对凯蒂而言,说起过往的记忆总如探手捞取水中游鱼一般,数量虽多却茫然无绪。但是,也总也有那么些让她深记于心的事情,想起,就多了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触。

   凯蒂小时居住的环境不能说是多么好,相比其他许许多多的住户而言要更狭窄,门户紧挨着,铁栏杆黏贴着严丝无缝,零零散散的树叶疲惫着耷落在墙头,而墙板就像被吸吮殆尽所有色彩那样灰暗。周围的一切看似都单调乏味,一成不变。幸而闲暇时间很多,凯蒂和院里另一位名叫安妮的女孩就结伴去闲逛,或是做点小游戏,她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只要是能够打发时间的事情都被划分进了她们玩耍的范畴,只不过,她们待的最久的地方还是院里一座高高的站台旁,这里似乎是为数不多带有色彩温度的地方,光亮总充斥着每一处角落。平日里,她们会在那儿呆望着天空,看天色渐变。

   凯蒂还记得,那天与往常别无二致,空气里蔓延着微弱的倦意,两人就坐在站台旁,宛如停滞在毫无空气的月球表面那样,沉闷而安静。黄昏是无名的行窃者,将明净的天湖铺上昏沉的金红,层叠云朵蜿蜒在纷繁浓重的油彩里,暮色在两人的眼里就这般悠然漾开来。

   安妮的话打破了沉寂,她笑嘻嘻地问道:“你知道恒永湖吗?”

   凯蒂因为这一陌生的名字怔了一瞬,摇摇头“我没有听说过。”

   “我是听我奶奶说的,那是一个很美丽的湖泊。不像其他很多湖,会有干涸的时候,会有消失的一天,但是恒永湖不会。不论何时,恒永湖的水始终在流动,没有停滞的那天,它会一直存在下去。而且,在有阳光的天气,恒永湖的湖面就会像一面泛着波纹的淡蓝色镜子那样漂亮!”安妮带着向往地谈论着。

   “你知道这个湖在哪里吗?”凯蒂带着好奇提问道。

   “就在那里。”安妮的手指向一个很远的方向,那处被散着光芒的夕阳亲吻着,已然缀上了一圈又一圈柔和的金黄,仿佛一个遥远、朦胧的梦境。

   她又很自信的加上一句, “离这里有点远,但是几小时应该还是可以到达那儿的。”

“我想那里一定很美,很安静。”凯蒂注视着面前被越拉越长的剪影,小声说到,语气里带着自己也未察觉的轻柔。

   她们接着又展开了对恒永湖的无限遐想,似乎整个心都飞到了那面遥远的湖泊边上一样,并约定选好一个日子一同去那片神奇的湖游玩一趟。

   然而这个美好的约定还未实现,不久,两人就得知了她们即将分别的消息。安妮要搬家了,三天后,她就要到陌生的远方去,远离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小院,离开相处许久的好友了。

   临近分别时刻,两个女孩都没有哭,只是眼圈都变得通红了。安妮拉着凯蒂的手,她们最后一次一同停在那站台前。

   “在以后,还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去看恒永湖吧。”安妮说。

   “可是……再过久一点,湖真的不会消失吗?”凯蒂仍然有些忧虑。

   这次安妮沉默了良久,再开口时语气却更加坚定。

   “不会,我觉得它永远都不会。它会一直在这里,我们也会一直在这里。”

   后来,安妮离开了,凯蒂时常会想到安妮,会想到她们一起谈论的那片湖。她们也会时常互通电话,说说平常的经历或者只是简单的问好。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地,她们都像是心照不宣那样沉默了,没有电话,没有更多的交集。也许距离的拉开真的使她们走远了,所有默契仿佛都在无形中逐渐磨灭,分崩离析。凯蒂的家从原先那个狭小的院子搬到了不远处一个条件更好的小区里。一切都改善了许多,凯蒂也变得忙碌了,生活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待着,坐着,看着天色渐晚。成长带来了更多她需要顾及到的事情,曾经的恒永湖似乎也真正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直到很久后的一天,凯蒂偶然想起了那个熟悉的站台,等她前去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周遭仍旧是狭窄灰暗的模样,附近的住户已然不多了,俨然一副荒冷的光景。台前挂着与数年前如出一辙的夕阳,凯蒂在余晖翻滚的浪花里眺望,不远处那片湖的方向缀着星星点点的光辉,编织成的梦境与过去一模一样,仿佛所有事情都从未改变过。

   凯蒂忽然想起了她和安妮分别时对方说过的话,只可惜,当时的自己并没有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

   其实,她们两人都心知肚明了的,从来不存在什么恒永湖,不存在永远流动的湖水,更不存在隔不断的声音。但是,总有些东西会留下来,在无人问津的荒野里,在寂寞的昏黄里,总也有些东西永远都磨灭不掉。它们盘踞在内心寂静的角落里,可能落满了尘埃,却在某个特定的时刻躁动着发出声音,泛起破碎的记忆与千般情绪。

   她再次拿起了手里的电话,拨通了那个被尘封的电话号码,如愿等到久违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好,安妮。”

   “你还愿意和我一起去看恒永湖吗?””

   下一刻她感到鼻尖微酸,恍惚间眼泪已经滚落下来。

   在短暂的停顿后,安妮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笑声悦耳,她说,当然。

(外语学院 刘颖孜)

 

 

 

上一条:【湖畔随笔】秋思 下一条:【湖畔随笔】乡愁

关闭